服务热线:010-66095089/13521200337
2605921796

  • 【TVR融媒体直播】AIOT时代,智慧园区建设的升级之路

    【TVR融媒体直播】AIOT时代,智慧园区建设的升级之路

  • 全国智慧农业“种子工程”案例征集活动号角吹响,2020我们一起出发!

    全国智慧农业“种子工程”案例征集活动号角吹响,2020我们一起出发!

  • 首届物联网与人工智能技术应用案例征集\/中国物联网与人工智能技术应用大会

    首届物联网与人工智能技术应用案例征集\/中国物联网与人工智能技术应用大会

行业资讯

行业资讯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行业资讯

区块链处于“攻坚时刻”

发布时间:2020-8-14 10:32:04    点击量:155
分享到: 0

  

  2017年区块链行业刚刚开始的时候,加密货币很火热,区块链应用也很火热,大有利用区块链技术把每个领域重做一遍,然后颠覆传统互联网企业的势头。

  但事实上,几年下来,发展困境不少,我们也看到了成就,区块链被列入了国家战略。,行业内关注的加密货币、区块链应用、数字货币等领域都相继有了进展。可惜的是,如今行业的问题仍多如牛毛,只有解决掉问题,才可以轻装上路,开启新状态。链的成长

  2018年的发币潮出现,众多公链随之初露头角,一条公链,实力强如以太坊,成为发币潮、DeFi潮的“设施”。发展快如Polkadot,推出Substrate,快速推进grants计划,成为主网及生态进度奇快,不断追赶的明星项目。

  但以太坊、波卡很少。那一条链的价值在哪里?是上线了浏览器、钱包,开始转账,开始二级市场交易,还是使用智能合约、协议跑出的应用开始运作。

  几年间,大部分项目还是走了同质化、风评不佳、无所适从的老路。

  相比于公链,联盟链的发展看起来中规中矩,也被大量的政务、企业使用,在2020年竞相发展,但联盟链难以验证区块链的全面作用。

这就是现状。

  工信部电子第五研究所高级工程师相里朋在和金色财经记者交流过程中,对链的发展做了清晰的总结。

  联盟链过去讲的没有币,用bft类算法,公链是有币,使用的是pow、dpos等算法,但从整个产业发展情况来看,现在联盟链和公链差异没有那么大了(例如联盟链和公链都在趋向使用分片的形式),差异只存在于业务场景和盈利模式。

  相里朋的观点是:如果涉及到跟国外进行交流交互、希望用户可以随时参与的情况,那么设计成公链式模式是可以,行业内的企业,如果从盈利角度来说每个人会站在自己的立场上。例如很典型的矿机,公链对于他是比较有利的。

  银联科技创始人申屠青春也辅证了这个角度的思考。

  “技术最终还是为特定的应用场景服务的。现在来看联盟链跟公链走了两个不同的路线,但技术其实绝大多数都是一样的,只不过共识不一样而已,但是它应用场景是完全不一样的。”

  申屠青春描述到,现在能玩联盟链的基本上都是大公司,大集团因为不需要币,只要在上面能跑应用就好,而且也有能力去搞这种多方参与的情况。

  对比之下,如果是公链,没有币作为激励,完全无法实现多方参与,“像比特币的整个挖矿机制已经说明这一点,因为大家都有利都能得到利益,如果说大家得不到任何激励的,早就死掉了。”

这同样也是现状。但更焦灼的似乎是:

  真正产生效益可能还是在联盟链上,toB然后去toC。

  但如果客户(开发者或项目)拿到这个产品后能否挣到钱,这会是下一个问题,因此从这个路径做产品的方法,时间会很长,也只有大公司可以撑得住。

  申屠青春找到了一个很好的范例,“我说的产生效益并不是从币上挣钱,而是从技术服务上挣钱,像百度超级链,把存证作为一个接口开放,做一次存证,现在是一分钱。”

  百度超级链的模式,实则是把iaas层趋向行业做一个解决方案出来,这是很主流的盈利模型。如果利用前期免费教育市场,后期引导收费的互联网模式,扛过前期的增长时期,似乎还真的有机会。

  也因此,币圈的公链越来越向金融这一块方向发展,因为纯技术活不下来。

  但申屠青春表示,“金融这个方向肯定会被打压的,进一步打压,因为10年的金融宽松期已经过去了,现在接下来10年肯定是严格限制,这叫规矩创新严格限制。”数字货币只能替代M0

  严格限制,规矩创新。在数字货币这件事里体现的也是淋漓尽致的。

  数字货币是区块链行业人重点关注的领域,因为数字货币的存在,行业内的创业者对市场环境有一定期待,但数字货币对于一个经济体的影响,似乎已经定性。

  True Digital Foundation创始人、深圳市科创委"数字货币和区块链"国际研究课题负责人包宇的观点,很明确的描述了数字货币的状态。

  “数字货币它在技术上还是太超前了,技术跳跃太快,会导致很多其他方面跟不上,这也是为什么人民银行搞了这么多年,还是反复给社会降温的原因。”

  人民银行提出数字货币主要是做M0替代,远远低于从业者的想象,但不可否认的是,一个法定货币的话,假设有公司它的智能货币编错了,怎么办?人民银行也考虑到这个问题,因此不提倡对法定数字货币来做智能合约,“因为你做了就不知道会出现多少妖魔鬼怪。”包宇补充到。

  如果从逻辑上分析,数字货币从原理上也只能替代m0,不能去替代M1、M2。因为M2并不是真的钱,M2是一个账本上的信用,是债务的协议,需要动现金的时候,是从银行的协议里操作,M2其实最好的就是跟移动支付的结合。此外,数字货币还会大大的削弱商业银行的职能,如果数字货币替代M0,,未来可能就是活期存款就不存在了。

  因此,在包宇看来,央行数字货币是一个双刃剑,它比移动支付对现在的金融体制更具颠覆性(数字货币会冲击基于信用创造的现代银行制度,因为数字货币是M0,但银行信用体系是创造M2,M2在数字货币范畴里面目前没有直接对应物),例如瑞士央行就认为现阶段做央行数字货币"收益小于代价"。

  综合来看,从某种意义上说,数字货币也许是更多为未来的"万物互联"的智能经济时代准备的,数字货币的使用者用户也许更多是机器,是AI算法,而不是肉身的人。因此结果使然。最怕的是区块链淹没到云计算中

  链的趋同,让我们看不到万链齐发的愿景,数字货币的定性让我们对支付等金融方式的落地产生质疑。项目发展的模式无法定性,这些都让我们最终决定“撑过艰难时期”。

那怎样的认知才能帮助我们呢?

如包宇所说:

  第一,做区块链,一定要跟金融脱钩。如果是区块链和金融的关系没有理顺,政府就会把区块链行业里面的一些乱象所潜在风险看得很高,导致政府虽然说发展区块链,但是又处处设防。

  第二,区块链本身是不可能去做现有金融做的事情的。区块链的部分从业者一直在误导社会,好像区块链是一个第二金融,其实它根本做不到,因为你没有央行来来保护。不要跟金融挂钩,区块链才真正的能够干金融创新。

而从属性的角度看区块链,相里朋是这样解释的:

  我们对公链和联盟的理解就是:它替代不了云计算、云服务,它是云服务上面构建了一层用于数字资产传递的部分,一个相当于iaas层的模块。

  “这是我们比较希望可以看到的,因为总体一套的整个产业路径它是比较清晰的,可以带动整个产业上下游,但公链还是比较困难的。”

  如今的联盟链和公链,可以归结为许可链和非许可链。核心逻辑是根据不同应用场景去选择不同的相关模块加到系统中。而这样单一的处理方式过于趋向技术,还需要我们对区块链有一个“发展期待”。

  相里朋解释到:“我们希望它成为一个产业,而且这个产业可以带动产业上下游,硬件软件加服务这三条线,但从整体来看,它的产业链路径还比较小。如今的云计算产业路径其实很清晰,大数据产业路径也很清晰。但不可控的是,大数据已经完全淹没到云计算里面去了,我们最怕的是区块链也淹没到云计算当中。”

  所以如今在政策上都在大力推进区块链关键技术创新、区块链应用以及区块链产业落地,以此希望区块链可以在他自己产业的路上,形成自己独特的产业链。

  不过,发展多年了,这还是一条要自证价值的路。就像公链联盟链很热,但也迷茫,似乎只是花了很多资源建立起了一个无用的基础设施。一些尝试案例

  综上来看,我们的行业面临的是自证,是找到合适的长久发展以及模式创新、标准化的事情。这件事,如果已经在基础设施角度无处切入,可以从两个案例上,看到一些可能。

  

首页|关于协会|物联智库|会员服务|物联蜂群|创客空间|会员单位|联系我们

CopyRight © 2016 北京物联网智能技术应用协会 版权所有        京ICP备17049596号

电话:010-66095089        地址:北京市西城区复兴门内大街45号院

本站由制作维护 

公众微信二维码